我們看到,一方面是一定的權威,不管它怎樣造成的,另一方面是一定的服從,這兩者,不管社會組織怎樣,在產品的生產和通賴以進行的物質條件下,都是我們所必須的

———— 恩格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