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心可分為二,一部較善,一部較惡。善多而能製止惡,斯即足以云自主,而為所譽美;設受不良之教育,或經惡人之熏染,致惡這一部較大,而善這一部日益侵削,斯為己之奴隸,而眾皆唾棄其人矣。

———— 柏拉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