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有驅遣人以高尚的方式相愛的那種愛神才美麗,才值得頌揚。

———— 柏拉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