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正的思想家最嚮往的是充分的閒暇。平凡的學者之所以迴避它,是因為不知如何打發閒暇。

———— 佚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