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業常成於堅忍,毀於急躁。我在沙漠中曾親眼看見,匆忙的旅人落在從容者的後邊;疾馳的駿馬落後,緩步的駱駝卻不斷前進。

———— 薩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