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時一個人受到厄運的可怕打擊,不管這厄運是來自公眾或者個人,倒可能是件好事。命運之神的無情連枷打在一捆捆豐收的莊稼上,只把稈子打爛了,但穀粒是什麼也沒感覺到,它仍在場上歡蹦亂跳,毫不關心它是要前往磨坊還是掉進犁溝。

———— 歌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