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上有兩種人。一種是生來就對一切都不起勁的,他們活著就是為了過日子,至於為什麼過日子,他們是不去理解,不去追究的。另一種人是對一些事情很認真,很希望自己的生命不要浪費的人,然而,他們之卻只有一部分人能夠認真地去完成自己,而另一部分人卻始終拿不出力量來。

———— 羅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