死亡對於思想就像一個撿破爛的女人,她徘徊在房前屋後牆角路旁,把破舊腐爛無用的廢物收進她那齷齪的口袋,有時也厚顏無恥地偷竊健康而結實的東西。死亡散發著腐爛的臭氣,裹著令人恐懼的蓋屍布,冷漠無情沒有個性難以捉摸,永遠像一個嚴峻而兇惡的謎站立在人的面前,思想不無妒意地研究著她。那善於創造像太陽一樣明亮的思想,充滿了狂人般的膽量,她驕傲地意識到自己將永垂不朽……

———— 高爾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