……世界上有一種人,他們的臉上裝出一副心如止水的神氣,故意表示他們的冷靜,好讓人家稱讚他們一聲智慧深沉,思想淵博;他們的神氣之間,好像說,“我的說話都是綸音天語,我要是一張開嘴唇來,不許有一頭狗亂叫!”……我看透這一種人,他們只是因為不說話,博得了智慧的名聲;可是我可以確定說一句,要是他們說起話來,聽見的人,誰都會罵他們是傻瓜的。

———— 莎士比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