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想的實質寓於所謂“普通的”“平凡的”人身上。

———— 蘇霍姆林斯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