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使性子的女人,就像翻騰的濁水,縱使口乾舌燥,也不願啜飲一口。

———— 莎士比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