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從來不把安逸和享樂看作是生活的目的——這種理論,我把它叫做豬欄式的理想。

———— 愛因斯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