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能“只為了愛——盲目的愛,——而將別的人生的要義全盤疏忽了”。

———— 魯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