消磨時間是一種多麼勞累,多麼可怕的事情啊,這只肉眼看不見的秒針無時不在地平線下轉圈,你一再醉生夢死地消磨時間,到頭來你還得明白,它仍在繼續轉圈,無情地繼續轉圈……

———— 伯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