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意思並不是說在婚姻問題上可以不考慮社會關係,我的意思是說自然關係的影響比社會關係的影響要大得多,它甚至可以決定我們一生的命運,而且在愛好、脾氣、感情和性格方面是如此嚴格地要求雙方相配……這樣一對彼此相配的夫婦是經得起一切可能發生的災難的襲擊的,當他們一塊兒過著窮困的日子的時候,他們比一對占有全世界的財產的離心離德的夫妻還幸福得多。

———— 盧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