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雜文,所寫的常是一鼻、一嘴、一毛,但結合起來,已幾乎是一形象的全體

———— 魯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