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人的自然本質有多少不如我們男人的地方,就有多少優越於我們的地方。

———— 柏拉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