沒有一個真正新的社會不是建立在以前存在的舊社會的廢墟上。而這廢墟不是石塊,而是有血的肉體

———— 羅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