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和雪,兩個潮濕的弟兄,死命抽打我們的臉。儘管這是冬天,閃電仍然向四面八方劃破天空。閃電像忽閃忽閃的天藍色眼睛那樣迷人,又像思想那樣疾速,而它威嚴雄壯的旅伴,轟雷,嚇人地震撼著空氣。

———— 契訶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