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認為傾向應當是不要特別地說出,而要讓它自己從場面和情節中流露出來

———— 恩格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