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離開狹義的動物愈遠,就愈是有意識地自己創造自己的歷史。

———— 恩格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