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語本來應當是思想的僕人,但卻往往變成思想的主人。

———— 克魯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