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則不是研究的出發點,而是它的終了的結果;這些原則不是被應用於自然界和人類社會,而是從自然界和人類歷史中抽像出來;並不是自然界和人類要適合於原則,而是相反地,原則只有在其適合的自然界和歷史時才是正確的

———— 恩格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