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治學並不製造人類,然而它使人類脫離了自然,並駕馭他們。

———— 亞里士多德